Email: info@jicaa.com

 

一般社団法人・日本国際複合芸術協会

〒 162-0823 東京都新宿区神楽河岸1-1 

東京ボランティアセンター No.104

  • Facebook

follow us

 秦 超伦

1995年出生于广西桂林

 

2014年考入天津美术学院雕塑系

 

2017年天津美院雕塑系第七届展览月优秀奖

个展:

2018,《行为到目的——艺术中的材料和实验》,花桥美术馆,广西桂林

 

联展:

2018,《无人区》,考拉艺术空间,天津

2018,《“城墙之外”西安当代艺术展》,西安美术馆,陕西西安

2018,《天津美术学院造型艺术学院师生优秀作品展》,青岛市雕塑馆,山东青岛

2018,《郑州国际青年雕塑家作品展》,郑州市雕塑艺术馆,河南郑州

泉一 Spring No.1

2018

《泉》系列:运用废弃的木料拼贴在木板上,随意挥舞电锯,并且用火烧,滴蜡等实验行为。在此无序混乱的行为作用下产生了我认为不一样的美感。似乎在这样无意识的工作状态下有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我,这是在停止工作的时候感受到的。这些废料似乎重新复活一般,这也更加使我觉得生命能以不一样的状态存在。这作品便是以此成立的——无意义的东西赋予意义,无秩序的东西变成有秩序。

泉二 Spring NO.2

2018

这件作品原本的造型是一个圆,用曲线进行切割,任何一个切口都不经过这个圆的圆心,中间一个小圆也是,在大圆的圆心之外。所有这些都是暗示着永远不到最中央的圆心,也就是一直往中央靠拢却未到中央(因为到了中央之后就是下坡)。“未央”一词最早出自《诗经·小雅·鸿雁之什·庭燎》:“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诗中的“未央”作“未尽”、“不尽”、“未已”解。这一概念在汉代时盛行,汉人将宫殿命名为“未央宫”,在瓦当上刻上“长乐未央”,源自于古代人民对圆的寄托,包含不断进取之意,希望生活平安、喜乐,世世不尽。

未央 The circle

2018

这组作品是我由思考自我意识引起对生命诞生的思考,在某种层面上来说这是欲望下的产物,这样的行为具有目的性,目的即是意识都产物。然而欲望并不是随时伴随着人类,因此离本源更近的似乎有其他的东西,去思考这个东西是什么就开始了另一个方向——与目的相反的——无意识行为。

生门一、二

The door of birth No.1&No.2

2018

镜花  Mirror

2017

这组作品是我对现象和本质关系的一个思考,眼睛看到的东西是否真实,我们用什么标准来衡量彼此的不同?这是用一根原木剥离出来的一个躯干,与一个用剥离的废料拼凑出来的一个躯干,在材料上两者一样,造型上我尽量让两者看上去相似,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两者的平等或者说两者一样。一根原木变成两件雕塑,在这个过程中一直不变的是作品的材料——木质属性,这也是这个作品以及我们视觉现象的本质属性。因此在这两个雕塑中,从木质材料的角度,两者并没有不同,加工或抛弃的木料终归一源。

山峰三、四  Female No.3&No.4

丙烯、石膏、塑料的结合创造了丰富的肌理效果,恰到好处的堆叠和流动形成了独特的质感。选择这一符号是对自我内心深处的剖析和探求,黑色强调了一种压抑之感,在其之中,红色如暗流汩汩涌动,这个时代既是开放的而又是内敛的,世界的起源如何,生命的起源如何,答案则交由观者去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