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ブログ | ページ

遭受泡沫经济破坏的日本语言学校的国际学生

原文作者 :出井康博(いでい・やすひろ)・ 记者

翻译 :西京


由于新冠病毒感染的扩散,使得来日留学生的人数急剧下降。 去年,留学生人数减少了近20%,到2020年底已降至280,901。 由此,日语学校承受了沉重的打击。


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的几年中,日语学校行业一直处于泡沫之中。 这是因为,由于日本政府发布的“ 30万引进留学生计划”,导致留学生人数的迅速增加。 到2019年底,日语学校的数量已从2007年的308所增加到774所。 许多学校几乎每年都通过增加容量来继续扩大规模。 而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那些扩大规模的日语学校开始面临了严重的困境。


 同时,日本许多专门学校和大学也感到危机感。 对于那些克服不了经济困难的学校,尤其是生源以接受那些从日语学校毕业的留学生为主,而又没有聚集日本学生的学校,情况尤其如此。


当外国人想直接从海外进入日本的专门学校或大学时,需要一定程度的日语才能获得日本的学生签证。 但是,如果是在日本国内的语言学校的毕业生,则无论语言水平如何,只要获得所申请的学校批准,都可以申请学生签证。 着眼于此,接受日语能力较差的毕业生来赚取学费的专门学校和大学的数量在不断的增加。


由于外国留学生可以在语言学校就读最多2年。 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预计新生人数将急剧减少,并且从明年2022开始,毕业生人数预计将显着减少。 依赖语言学校毕业的留学生为主要生源的专门学校、大学自然也会有一种危机感。


 另一方面,日语学校不想在两年内放走留学生(上文提到留学生在语言学校的最长时间为2年)。自己开设专门学校的语言学校从而能够继续让留学生留在语言学校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多。相反,专门学校和大学与日语学校合作运营的情况也变得普遍。这正是对于留学生生源的争夺战。与此同时发生的,是更多不被人知道的留学生所收到的人权侵犯的事实,例如阻碍其自由升学和毕业就职等。


4月初,作者收到了一位陌生的在日语学校工作的(是否已离职未确定)女老师的电子邮件。在关西地区的一所日语学校中,遇到了留学生被迫选择和语言学校有附属关系的专门学校就读的事件。


当日语学校的留学生参加或报名专门学校、大学的考试时,需要日语学校在读期间的“成绩单”,“出勤证明”,“毕业(预期)证明”等。而日语学校以拒绝颁发此类证书,从而阻碍了留学生自由选择大学或专门学校的权利。这是为了让留学生被迫选择语言学校附属的学校继续上学,达到能够继续从留学生收取学费的目的。


而对于日本学生来说,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例如,如果一所高中突然向学生宣布只允许他们升读高中指定的附属大学,这将引起家长和媒体的注意。但是,这对留学生来说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而且这个问题也并未浮出水面。


 按照常理来说,留学生遇到被迫选择指定校或拒绝提供成绩单等材料的情况发生时,应该提出反抗。但是,由于留学生没有足够的日语能力来说明情况,从而无法有效的寻求帮助。相反 留学生还害怕自己就读的日语学校。这是因为学校通过“签证”对留学生具有绝对的控制权!


如果留学生不配合语言学校的话,他们将无法获得签证续签所需要的材料。没有自由转校的自由,将会导致不能留在日本。实际上,在许多情况下,学校都认为这是留学生的不良行为,或者将尚未缴纳学费的国际学生送回本国。因此,即使是收到迫害,对于留学生来说,也只能选择忍受。


此外,留学生本身也有“特殊情况”。近年来迅速增长的留学生中,包括有很多来自于新兴的亚洲国家,为了赚钱而背着巨额债务来到日本了。日本对于留学生的打工时间是限制每周28小时,如果超出有被取消签证的危险。而这些留学生为了赚钱,几乎都会超出了“每周28小时”的工作限制。而这,也成为了留学生不敢向外界寻求帮助的一个因素。(担心投诉后,被发现超时打工,而被取消签证)


过去,作者报道了许多针对留学生的侵犯人权的具体案例。一些学校从迟交学费的留学生那里扣押护照和居留卡。作者曾多次在学校里目睹过,几名留学生挤在狭小的宿舍房间里,而宿舍的费用比市场价格高得多。到目前为止,已经收到许多被迫选择语言学校的指定校升学的信息。这其中之一的案例,是作者跟随了一年多在北关东地区的一所日语学校发生的事情。


 该学校拒绝向留学生提供证明书(升学或就职时必须的证明材料),阻止留学生选择其他的学校或者找工作。他们的操作方法是留学生的在日语学校毕业临近时,日语学校突然进行日语“毕业考试”。由于从日本语言学校毕业,不会获得学位,所以不管在学期间所学的语言技能如何,留学生都将在长达两年的时间内成功“毕业”。换句话说,学校故意进行不必要的“毕业考试”是为了拒绝向未取得一定分数的留学生提供证明书(升学或就职时必须的证明材料)。更重要的是,日语学校还会在考试后故意或者有意的提高合格分数线,目的就是为了让留学生无法获得合格标准,从而拒绝提供留学生所需要的各种证明书。


许多留学生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在语言学校或者选择指定校升学或者是返回自己的祖国。陷入困境的留学生会向最近的移民当局寻求帮助。


对于留学生来说,“移民局”(日本出入国在留管理厅)是一个可怕的存在。尤其是,当移民局发现非法就业,包括每周工作超过28小时以上的留学生,会导致无法更新签证的情况发生。对于留学生来说,向移民局寻求帮助是一种需要勇气的举动。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是被逼无奈之下才会做出的最后方法。


但是在另一方面,司法部所属的移民局(日本出入国在留管理厅)具有监督日语学校的职能立场。作为日语学校来说必须遵守的法规,日本制定了“日本语教育机构的通知标准”。如果违反了标准,该学校将从移民局中的许可名单中撤销,删除后将无法接受留学生。


在法规解释中,被移民局认定为撤销招收留学生资格,针对留学生“侵犯人权行为”除了扣留留学生护照和居留卡以外,以下是更具体的实施内容。


 1/<妨碍学生职业选择的行为,例如不签发上学或找工作的必要文件>


但是,移民局没有听取留学生的投诉。结果,许多留学生放弃了他们想要的升学或工作,只好接受被迫按照日语学校的安排前往指定校升学。有些留学生是因为如果不继续留在日本打工,一旦回国只剩下债务。因此,即使是非自愿,但也别无选择,只能选择服从日语学校的安排。


去年作者从学校的有关人员那里获得消息,成功已经与受害留学生见面并收集了证词。在此过程中,获得了学校强迫要求留学生按照学校要求继续升学的证词录音。作者根据这些录音采访了学校,但没有得到留学生是否被胁迫的答案。


作者也请移民局征求他们(日语学校)的意见。移民局回复说,它将“根据需要对有关日本语学校进行调查”。移民局在调查中还说:“如果发现恶意,日语学校将被撤销招生许可”但是,在那之后的两个月,也没有迹象表明移民局是否在进行调查。


因此,作者找了旧友,在政界的关系者。通过他向移民局的一位高管交出我的关于留学生人权被害的详细手稿,此后不久,移民局急忙对我的手稿中提到的包括越南在内的几名留学生进行了一次采访调查。


这项调查是在去年7月进行的。但是,结果什么能够出来就没法得知了 。而且没有证据表明强迫留学生选择内部升学的日本语言学校是否已经收到惩罚。


今年4月,即调查结束后的9个月。作者向移民局提出询问,关于事件的调查结果以及是否有任何处置方法。之后,接到关西地区一所日语学校工作的日语老师的电子邮件,她告发所在日语学校也存在有强迫留学生选择内部进学的情况。除此之外,我也陆续接到其他日语学校、专门学校也发生了类似的侵犯人权事件的消息。


但是,移民局的反应非常冷淡。只是简单地说,将不回答有关个别案件的问题,甚至没有透露有关日语学校是否会受到惩罚,也没有感受到移民局要如何去处理的迹象。显然,移民局是不想处理。而之前与留学生的面谈和调查,如果说这只是给作者旧友政界关系者的面子而做出的敷衍也不为过。


尽管作者可以提供日语学校违反法律的证据,但是移民局根本没有处理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看它。很自然地,那些日语学校将不会得到惩罚,而针对国际学生的侵犯人权行为将会越来越严重。

如果新冠疫情持续存在,除日语学校外,某些专门学校的运营会变得越来越困难。那时,学校为了能够确保学费收入,可能会针对留学生采取一系列的措施。这些在日本生活的日本人所看不见的角落里,针对留学生的侵犯人权行为是否会持续存在,这应该是移民局的职责所在。


最新記事

すべて表示

バブル崩壊の日本語学校の犠牲となる留学生

原文著者 :出井康博(いでい・やすひろ)・ ジャーナリスト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の感染が拡大し、新規に来日する留学生が激減した。留学生数は昨年1年間で2割近く減り、2020年末時点で28万901人まで落ち込んでいる。その結果、大きな打撃を受けているのが日本語学校である。 コロナ禍前の数年間、日本語学校業界はバブルに湧いていた。政府が進める「留学生30万人計画」のおかげで、留学生が急増したからだ。30